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发票新闻 > 正文
登地铁一脚踩空获赔26万
2013年05月11日 发票新闻 ⁄ 共 1734字 评论关闭 ⁄ 被围观 331 views+

一名乘客在南京上地铁列车时一脚踩空,左腿卡进站台与列车缝隙,摔成骨折。伤者认为地铁公司未尽到安保义务、地铁站台与列车间隙过大且无防护栏,多次到地铁公司躺地索赔,30余次到法院投诉主审法官,索赔金额从64万元一直涨到190万元。该纠纷经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审理和调解,近日,地铁公司分期付清伤者26万余赔偿款,双方再无纠葛。
乘地铁踩空摔伤
伤者状告地铁公司
2010年11月7日12时,一辆地铁列车轻快地驶进南京中华门站,早已等候于此的王明军,一脚踩空,左腿卡进了站台与列车之间的缝隙,当场昏迷。
地铁工作人员及时将王明军救起,紧急送往南京市第一医院。经诊断,王明军左髌骨骨折、腰椎间盘突出,住院治疗近1个月才出院,在此期间,花费近两万元医疗费,全由地铁公司先行垫付。出院后,王明军却一直不能站立、行走,只能坐轮椅,腰椎间盘突出发生严重病变急需要手术,否则很可能瘫痪。
2011年9月,为讨要说法,王明军一纸诉状将南京地铁公司告上秦淮区法院,索要残疾赔偿金、误工费等各项损失赔偿费共计64万余元。
伤残原因损伤程度
成争议焦点
2011年11月,秦淮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这起健康权纠纷案。
地铁公司则当庭出示工程竣工报告,声称地铁及站台设计上符合国家标准;同时认为王明军受伤是自己疏忽大意所致,并且其腰椎间盘突出不是本次摔倒引起,所以地铁公司无需承担赔偿责任,况且,原告此前已从被告处拿过十几次钱了。
法庭上,王明军提交了伤残司法鉴定——左腿七级伤残,腰椎间盘突出十级伤残。但地铁公司坚称此鉴定不准确,诉讼前所做的伤残鉴定结果是左腿九级伤残。
为此,法院要求鉴定人员出庭说明情况、接受质询;同时让原告就高昂赔偿费用逐一举证。
原告思忖好一会儿回答:“治疗椎间盘突出,疾病诊断书载明4.5万元,多出的1万元没有无证据是因为到北京做手术开销大。后续的取内固定费1.8万元,没有发票,但诊断书上有记载。”
被告为之持证称:“医疗诊断书是对病情病办的记载,医疗费当应以医疗发票为准。另,原告已主张了残疾赔偿金,不能再主张后续治疗费。”
“你自称是贫困农民工,为何却提供年收入40万元的证明?你说受伤后吃饭都没有钱,怎么能花2.88万元连住几个月的宾馆,而且住宿费收据是连号的?”主审法官又问。
“我收入就是很高,没证明。我住在家不方便,家里没人照顾。”被告扭头答。
“定残后,依照规定,你只能主张残疾赔偿金和残疾者生活补助,而不能再另行主张后续治疗费用了。”主审法官提醒伤者。
不偏不倚挤水分
平和公正信服人
第一次庭审结束后,经被告书面申请、法院查证——原告的证据大多难以证实真伪。
案件争议较大,秦淮法院迅速将案件由简易程序转换为普通程序。
此后,原告反复变更诉讼请求,将索赔额由最初的64万元升至190万元,后又降为90万元,5次变更索赔额后要求法院三天内即开庭。为平衡双方诉权,防止一方在庭审中搞“证据突袭”,法院依法准许被告延长举证期限的申请,并向双方解释“变更诉讼请求是原告的权利,但要求举证期限也是被告的法定权利,法院要一碗水端平。”
但原告每次都因此声嘶力竭抗议,并以“我坐过两次牢,道上有很多兄弟!”相威胁。
“放心,坐过牢,你是外省农民工,我不会歧视你。”审判长镇定作答,“你能被放出来,说明你还有机会重新做人、有机会过上好日子。法院以及地铁公司几十次接待你,你应当能体察社会对你的善意。”审判长问。
“你是一个好人。”原告有些不好意思,转而要求承办法官回避,理由是“他凭什么去调查我的证据的真假。”
“你的回避申请缺乏法定事事由。"审判长三天后答复原告。
原告为此申请复议,但依然没有理由和证据,审判长再次驳回原告的申请。
“我还要申请他回避。”原告坚持道。
“对不起,法律只给你两次权利。我同意你的遭遇,但必须依法来办。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。”面对原告此后十余次的口头回避申请,审判长均如是说。但,审判长也先后20次主动打电话给原告,询问他的生活现状,并帮助他说服地铁公司向他先行支付了部分生活费。
最近,南京地铁公司再次支付这名受伤乘客18万元,加上之前垫付的医疗费用,以26万余元了结这起纠纷。
同时,南京地铁公司根据秦淮区法院的司法建议,在所有地铁站台加设防护门,增设警示标志、有效杜绝类似事件再次生。

南京代开发票

抱歉!评论已关闭.

南京代开发票

刘经理:13268008241
点击联系客服